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

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

06
2024
07

香港格林威治钟表有限公司 重生后,我揭露校花重生者的秘密,为自己讨回公道

发布日期:2024-07-06 09:47    点击次数:149

上一世,我在综艺节目上即兴创作,一鸣惊人,荣获桂冠,被誉为绝世才子。然而,校花突然发声,「同学,怎的我的作品,却成了你的?」我名声扫地,她则一跃成为娱乐界的新星。面对铁证如山,我困惑不已,在谩骂声中选择了自我了断。死后,我方知校花是重生者,早已知晓我前世之作,备好证据,只待我身败名裂。再次醒来,我回到了校花怂恿我参加综艺的时刻。

01

「苏芹,你还在犹豫什么?参加综艺节目一天能赚十万!这简直是天上掉下的大礼,有了这笔钱,你就不必再辛苦打工了。」

「能不能选上还是个问题,先试试再说。」

校花满脸兴奋地拉着我报名热门综艺,前世,我还以为她只是一时兴起。

毕竟报名者众多,只有五十个名额,我被选中的机会几乎为零。

出乎意料,我顺利入选,过关斩将,凭借即兴创作,最终荣获冠军。

我刚发表完香港格林威治钟表有限公司获奖感言,沉浸在喜悦的海洋中。

校花却在此时发声,「同学,怎的我的作品,却成了你的?」

她附上了完整的证据链,证明这些小说她几年前就已创作。

内容竟然一字不差。

而我,成了板上钉钉的抄袭者。

比起造星,网民更乐于毁星。

我瞬间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校花方芯顺势摆脱网红身份,一跃成为娱乐圈的当红小花。

我百思不得其解,我即兴之作,怎会被方芯提前创作。

为了洗清冤屈,我再次即兴创作,发布于网络。

不料方芯再次展示证据,「这篇小说,我一个月前就已经完成。」

「苏芹,我明白你对名利的渴望,但我已宽恕你一次,也请你不要再抄袭我倾注心血的作品。」

「否则,我将不顾同学之情,将你告上法庭。」

她言辞凿凿,若我曾看过她的作品,我也认了。

但我确实未曾。

02

方芯推了推我,「苏芹,只剩下五分钟,你到底参不参加,这样的机会难得。」

前世她总是怂恿我参加各种活动,从校园评比到综艺大赛。

我曾以为她是我生命中的一束光。

却不知,命运的馈赠,早已暗中标好了价格。

回想前世的悲剧,我不愿重蹈覆辙。

我不想成为她的踏脚石,成就她的青云之路。

我上床,冷冷地回了两个字,「不报。」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她急得跺脚,泪如雨下。

「若非你是我室友,我怎会告诉你这等好事,别不识好歹。」

我拉上床帘,眼不见心不烦。

「我不需要。」

眼见报名时间即将截止,方芯迅速替我填写信息,按下报名键。

「将来你若成名,千万别忘了我。」

「我要去买名牌包包。」

我猛地拉开床帘,探出头,「方芯,你听不懂人话吗?我说了不报,你为何还给我报名?」

她泪眼婆娑,「我都是为了你!你每天勤工俭学,若能通过复试,就能得到一大笔钱,你就不必如此辛苦了。」

室友周豆抱住她,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背。

「好了,苏芹,她都是为了你,别太计较。」

看着她们互相安慰,我突然想起,前世我被方芯指控抄袭。

周豆作为我的室友,有意无意地透露我平时忙于打工,但成绩总是名列前茅。

这股抄袭风波,让我在网上被千夫所指。

「没爹娘的孩子,真是缺乏教养。」

「抄袭也就罢了,连期末考试都要作弊,真是个抄袭作弊的败类。」

「原来早有迹象,我还以为她只是突然变坏了。」

「不是好学生突然变坏,而是从未好过。」

他们不断向学校举报我,最终在舆论压力下,我被开除。

这成了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就要计较,方芯,你的好意对我而言是毒药,不要以对我好的名义,替我做决定。」

我不再理会她们,下床,头也不回地离开宿舍。

留下两人面面相觑。

「她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凶?」

「谁知道。」

03

我奢侈地打了辆车,来到彩票中心。

前世,我买午饭时,饭店赠送了一张彩票。

谁知运气爆棚,这张彩票竟然中了大奖。

可惜等我意识到时,已经错过了兑奖期限。

这张彩票对我前世是锦上添花,如今却是雪中送炭。

我在大厅兑了奖,五千万扣去一千万的税,还剩四千万。

大厅里人们的目光如火,几乎要将我穿透。

店主小声对我说,「你确定不戴个头套?」

刚重生时,我也是这么想,买个头套,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悄悄领了奖,安安稳稳过一辈子。

前世如过眼云烟,放过她们,也放过我自己。

谁知方芯偏要给我报名,那我们就要好好算一下账。

我嚣张一笑,眉毛轻挑。

「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我暴富。」

「在场的人,每人一万块。」

一时之间,我的事迹被扒出,网上流传我的传说。

网友纷纷称呼我为彩票姐。

04

领了奖,我买了房子,退了宿舍,一气呵成。

然后过了一段逍遥日子,每天逗逗猫,享受烧烤。

某天方芯给我发消息。

「苏芹,你暴富了,千万别忘了我啊!」

我愣了一下,被她的无耻行径气笑了。

前世我成名后,为了报答她的知遇之恩,凡是她喜欢的奢侈品,我全都无条件送她。

我赚的钱,给她花了一大半。

可她却恩将仇报,导致我奶奶去世。

抄袭一事在网上爆发后,我拜托身边人瞒住年事已高的奶奶。

但纸包不住火。

网络上的风波终究没能逃过奶奶的耳朵,她在自己生日那天被气得去世,临终前只留下一句话。

「奶奶始终相信你是无辜的,你一定要坚强。」

若不是方芯无中生有地诬陷我抄袭,若不是她故意让人将此事告知奶奶。

奶奶根本不会离世。

我手捧生日蛋糕,泪流满面,发誓要让方芯付出代价。

我后来创作了无数小说,但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她的阴影笼罩。

我费尽心思也难以理解其中原因。

后来,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否我并无才华,无意中看到过她的小说,误以为是自己的创作。

直到我死后,才听见她在我墓前嘲讽的大笑。

「你大概不知道,我是重生的,你前世的所有作品,我都有备份。」

「看着天才坠落,真是一出精彩的戏。」

之后,她又来看我。

「节目组居然邀请我,替代你参加综艺,我哪有那样的才华?幸亏我没有直接抄袭你的作品,没有了你作为替罪羊,我岂不是要被揭穿。」

「他们一再邀请,我盛情难却,于是我就告诉节目组,因为你的抄袭事件,我写不出东西了,网上对你的骂声也是一片。」

「你奶奶去世了,你也去世了,你们祖孙俩真是好人,帮我帮到底,送佛送到西。」

「即使有人怀疑,现在也死无对证了,哈哈哈。」

我心中怒火中烧,却无处发泄,愤怒压抑在喉咙。

突然,节目组打来电话。

「苏小姐,恭喜您顺利通过初试,您愿意参加节目组的面试吗?」

我沉默片刻,望着厨房里蒸包子的奶奶,水汽缭绕,我泪如雨下,语气坚定。

「我愿意。」

前世你害我身败名裂,今生我要让你自食其果。

听到声音,奶奶回头慈爱地看着我,随即疑惑道。

「小芹,你怎么哭得这么厉害?」

「你孙女要上电视了!这是喜极而泣。」

「这么厉害?」

奶奶半信半疑,端着刚出炉的包子出来。

我端正地坐在沙发上,等待奶奶的投喂。

奶奶没好气地看了我一眼。

「都二十一了,还像个孩子一样,以后没了我,你可怎么办!」

回想起前世奶奶去世,我只能草草为她收尸。

我鼻子一酸,眼泪再次涌出。

「别说这种话,你要长命百岁。」

「到时候给你办个百岁寿宴,风风光光的,旁人看了都想沾沾喜气。」

奶奶眼中满是欢喜,连声答应。

「好好好,就等着孙女给我享福了。」

如果说奶奶是实心的糖,那么方芯就是裹着蜜糖的砒霜。

哄完奶奶后,我的目光定格在与方芯的聊天界面上。

「好啊,看上哪款包包,我给你买。」

「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她一如既往地,心安理得地享受我为她付出的一切。

但这次的礼物,可是有代价的。

05

一个月后,我如约参加了综艺。

候场厅里,工作人员井然有序地布置场地,嘉宾和主持人练习台词。

熟悉的场景,熟悉的地点。

我反复记忆台词,不料主持人偷偷靠了过来。

「苏芹,你刚中了大奖,我想沾沾喜气。」

这只是图个心理安慰,我同意了她的请求。

主持人立刻眉开眼笑。

刺耳的高跟鞋声由远至近,我不禁转头,却看见了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方芯。

她怎么会在这?我顿感不妙。

见我看向方芯,主持人悄声说道,「也不知这网红哪来的运气,救了台长的女儿。」

「这不一步登天,网红也能来当评委。」

网红是这几年才兴起的新兴产物。

同是活跃在观众面前,但明星和网红之间界限分明,有一条看不见的横沟把她们分隔。

方芯,需要机遇打破这道屏障。

前世她利用我全家的性命,成功将自己送进娱乐圈。

想到此,我不禁回想起前世,她在我夺冠后才爆出抄袭一事。

难道她又重生了?

真是好命。

第一次,她抢了我的作品。

第二次,她不但要抢,还要在现场高高在上地批判我!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想出名吗?

我似笑非笑。

「那还真是好命,旁人羡慕不来。」

等待许久,终于轮到我上场。

「苏芹近期因为彩票一事,走红于网络。」

「听说嘉宾方芯和选手苏芹还是同学,你们之间有什么趣事可以让大家知晓吗?」

主持人兢兢业业地引出话题。

「我和方芯是同学,前不久我中了彩票,方芯让我给她买奢侈品,我第一时间就答应了,好朋友之间就是要互帮互助。」

朋友一中奖就让她买奢侈品。

这关系似乎有点错综复杂。

方芯连忙辩解。

「因为我平时也会送给苏芹一些东西,其中还有品牌包包。」

「对,我记得这包包她用过几次,一定是和我关系好到极点,才会把用过的东西给我。」

「她就送给我这么一个礼物,我很感动,礼物不在于多,而在于精贵。」

哪有送礼物送用过的,还这么抠,就只送一个。

台下人一头黑线,这解释还不如不解释。

方芯神色复杂,立即打断我说话。

「闲话不多聊,我们进入正题。」

「相信苏选手一定会为我们带来极好的作品。」

其他评委脸色微变,挨着方芯的评委直接侧坐,生怕沾上一点关系。

「苏芹选手抽到了亲情这一话题,你将有五分钟的时间思考,时间一到,你将要作文三千字。」

前世被爆出抄袭后,我翻来覆去地查看我写的每一篇文,每一个字都死死印在脑海里。

方芯重生了两次,比起重生第一次的她,手段肯定精练不少。

念还是不念,要直接和她对上吗?

我有些犹豫不决,在方芯殷切的目光下,最终决定念出我前世的作品。

一个老人和一个孩子的故事。

老人在山上捡到一个被人丢弃的孩子,两人相依为命。

孩子成长过程中,遇到了不少困难,但都一一克服。

最后孩子长大后赚了大钱,回报奶奶。

其中我用了不少戏剧性的转折,夸张地描写。

在这枯燥的文明中,显得熠熠生辉。

台下人瞬间瞪大了双眼,惊为天籁。

头顶上的灯不停闪耀,照亮我的前途,也照亮了我的梦想。

我并不想放弃我前世的作品。

那是我的东西,我为什么不能用,反而要被她占为己有。

「系统加载中……成功绑定宿主苏芹。」

「恭喜宿主找回初心,您将解锁前世真相,完成任务,抹杀重生者方芯,拨乱反正。」

「支线任务,成为千万网红。」

06

一文结束,镜头沿着观众席最终转向了评委台。

方芯瞪大双目,不可置信的表情,成了风靡一时的表情包。

我和她同时上了热搜第一。

「笑死我了,方芯简直就是我的互联网表情替,震惊的表情和我如出一辙。」

「不得不说,方芯不愧是校花,简直美貌惊人,跟有些娱乐圈的小花都有得一拼。」

「感觉明星也没有什么高贵的,网红也不卑不亢。」

「姐宝,才华横溢,爱了爱了。」

「感觉方芯和苏芹之间怪怪的。」

「楼上别乱说,她们不仅是同学,还是室友。」

「苏芹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想起来了,这不就是前阵子中了五千万的彩票姐吗?」

「当时她发钱的时候,我为什么不在现场!」

彩票中奖本就是经久不衰的一个话题。

几乎所有人都盼望不劳而获,从此过上躺平的生活。

话题慢慢地扯到了,假如你中奖了五千万,你会怎么做?

这一话题热议不止。

泼天的流量不要白不要,我注册了网络账号。

发布了我中奖以后的花费。

首先五千万扣税之后到手四千万,一千万买房,一百万捐款,一百万发给现场观众。

有不少粉丝来我账号下沾沾喜气。

一夜成功涨粉百万。

「恭喜宿主粉丝破百万,您将得到前世真相。」

无数白光汇聚在一起,凝聚成了方芯杀死我的碎片。

我纵身一跃跳楼,她在房间里喜笑颜开。

「就你能写,前世一辈子的量,这辈子五年你就写出来,再不杀了你,你就要创作出新的作品了。」

「其实你奶奶是被我安排的人气死的,你也不例外,傻瓜。」

「抑郁症是假的,害人的药是真的。」

作品她拿去也就罢了。

可她不该害死奶奶。

这个辛辛苦苦养育我二十多年的人。

我脸色发青,拳头握得嘎嘎作响。

叮咚一声,方芯给我发来消息。

「苏芹,你也重生了对不对?」

「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也是一时被名利迷花了眼,才做了错事。」

「没了你这个乐子,我还是有点寂寞。」

「要不我们还是和好吧,你能大人有大量地原谅我吗?」

她一如既往地天真又恶毒。

上大学后,她观察出别人送的东西,我必以同等价位返还礼物。

我才得了五千元的奖学金,她就故意送了我五千块的包给我。

我连连拒绝,「礼物有点贵重了。」

她苦恼地拍拍头,「可是我最便宜的东西就是它了,你不要就是看不起我。」

那时的我,以为她是一时好心。

后来我被举报,拿着奖金肆意消费,学校差点取消了我第二年的评奖资格。

她没有道德,不择手段,但往往这种人过得最好。

思绪再次回转,既然已经撕破脸皮,我直接怼了回去。

「人类进化的时候是不是忘了你了?」

「你都重生了,格局能不能放大一点,非得要抢别人东西。」

「哪有这样的,你薅羊毛就逮着薅我一个人?」

许是没有想到我骂人,好半天,她才发来消息。

「既然你不愿接受和解,那你就像上辈子一样死了算了。」

好言难劝该死的鬼,我直接把她拉黑。

07

系统出现之前,我本想让黑客黑掉所有证据。

但如今有更好办法,能悄无声息解决掉这个隐患。

「你能把她之前制造的证据给解决掉吗?」

系统冷冰冰出声。

「能,这是系统的职责。」

有了系统的担保,我放下担忧。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我把所有精力投入了运营账号中。

未来几年,这个行业会爆火。

凡是早期入行的人,都会赚得盆满钵满。

方芯重生了,做了网红,不缺名利。

偏偏她,一根筋地盯上我。

与我不死不休。

我每两天发布日常生活 vlog。

此时这种风格令人耳目一新,我的粉丝大量增长中。

录制综艺十分顺利,综艺十一期,我出场五次,涨了四百万粉丝。

综艺只剩最后一场巅峰对决。

除了方芯时不时露出伤心难过的表情令我作呕,万事顺利。

我猜到她在准备后招,证据已经被系统毁灭。

没有实锤,她会从情感上操纵人心。

最好来个剪辑视频,见者落泪,纷纷站在她那一边。

最后一场录制。

我站在台上,心情五味杂陈。

前世的今天我经历大喜大悲,从此开启凄惨的一生。

现在我有足够勇气来应对接下来的挑战。

比赛结束,我一如前世,成功拿下冠军。

此时网上骂翻了天,但不是对我,而是对方芯。

「方芯有病吧,每次苏芹念作品,她都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给谁看。」

「每次看到她,我都选择跳过。」

「方芯滚回去当网红,娱乐圈容不下你。」

「哭哭哭,福气都被你哭没了。」

风向明明是骂方芯,却聚焦于她哭的点上。

我意识到不对劲,方芯这是要放大招了。

08

骂声沸沸扬扬一天后,果不其然方芯发出一分 30 秒的视频。

视频里,她眼睛红肿,显然刚哭过。

「其实苏同学并不是即兴作文,而是抄袭了我的作品。」

「之前每每告诫自己不要和她过多计较,但还是控制不住,所以才在镜头前失态。」

「我会随后放出证据链。」

最后她不解发问。

「我只是在想,为什么这么好的人,怎么会因为名利而一去不复返呢?」

配合着她凄美的表情,在她特意安排的剪辑手上快剪成一朵花。

剪辑视频剪了她每次伤心难过的特辑,视频结尾更是放出了她第一次震惊的表情。

这简直是绝杀。

如果我不是当事人,我都想为她摇旗呐喊。

这瞬间在网络上掀起轩然大波。

一小时就有百万赞。

「方芯真是人美心善,就这还不报警?」

「每次想到苏芹在她面前盗用,方芯震惊的表情,真是好心疼她。」

「一共十二期,作了六次文,苏芹你是每次都敢抄啊!」

「哪有你这么当室友的,不仅抢了别人作品,还威胁她。」

「我心都快碎了,小姐姐好惨! 苏芹简直就是个伥鬼。」

「朋友,你这是要刀了我吗?」

……

看着她再次在网上放出证据。

我连连冷笑。

前世被爆出抄袭后,有好事者比对了我和方芯的作品,居然发现一字未差,连标点符号都一模一样。

有网友赞叹,也有网友发出叹息。

「这记忆力,绝了,墙都不服,就服她。」

「她应该去参加最强大脑,而不是在这里当偷窃者。」

「做人,还是得有格局。」

可惜当时我被伤痛充满了大脑,竟未发现明晃晃证明我清白的证据。

如果我真的看过她的文,最多做到情节雷同。

绝不可能每一个字都一模一样。

前世我居然因此怀疑起了自己。

真是可笑至极。

这一次她放出的证据只有似是而非的聊天截图。

甚至对面聊天的人都不是我。

许是前世走得太顺利。

她早已忘了一路暗藏的危险。

前世彻底击垮我的是证据确凿的时间线。

并不是她对我的诬陷。

重活两世,你的手段就这么破绽百出吗?

这次网友顺着热点进我的主页。

评论区瞬间谩骂声一片,私信不断,叫嚣着让我去死。

这一次的证据没有前世那样直接把我捶死。

零星几条也有为我辩解的人,但瞬间被唾骂声淹没。

前世我自虐的一条一条念出来。

伤敌为零,自毁一千。

再次看到熟悉的话语,我有些看淡了。

网络冲浪的人,他们并不会知道全部的真相。

他们只会相信他们看到的东西。

这个热点过了,又会跑去下一个热点狂欢。

娱乐圈只要你原则没有问题,前期被骂得越狠,到了后期,也会引起怜爱之心,再次翻红。

变相来说黑红也是红。

09

我关掉手机,和奶奶吃起了烧烤。

我之前一直觉得奶奶对这些油炸食品深恶痛绝,每当看见我吃时,她总是扭头。

直到有一次,我点的鸡腿悄悄少了一只。

我没过多在意,晚上去找奶奶时,却发现她啃着鸡腿津津有味。

「这鸡腿,好吃! 还得是年轻人会吃。」

我这才明白,我们爱吃的,老一辈也爱吃。

为了奶奶的健康,我限定了她吃外卖的次数。

但大字不识一个的奶奶,她竟无师自通地学会了点外卖。

我对此哭笑不得。

但垃圾食品终究还是不安全。

现在不缺钱,索性我就直接聘用了厨师,采用健康的方式制作。

我打趣着奶奶。

「怪不得你之前看见我总是欲言又止,原来是在垂涎欲滴。」

不动声色间,我夹走了最后一个鸡腿。

奶奶撇了撇嘴,没好气地说。

「就你会耍赖皮。」

网上的风言风语,我不做回答,任由热点上升。

到了第三天,我直接发出律师函。

「我想请问方小姐,你既然这么有才华,为什么点评嘉宾时总是吞吞吐吐的?」

「文里几处意有所指,你解释一下是什么意思?」

「文是我一点点磨出来的,我有成堆的书稿可以证明。」

「你从来对这些不屑一顾,一门心思想做明星,写文与你背道而驰。」

「抄袭一事 ,又从何说起?」

「拿着似是而非的聊天就想当证据,真是没见过你这么蠢的人!」

「你怎么证明聊天的人是我,你怎么证明我抄袭了你?」

「我可以和你上法庭当面对质,你敢吗?」

「断章取义的真相,并不一定是真相。」

「希望大众在面对热点时,不要轻而易举地被带偏。」

我一发布律师函,在校同学纷纷爆料。

「苏芹在校成绩十分优异,业余时间总是兼职,对她奶奶也很好,我不相信她是这么品行恶劣的人。」

「我经常看见她喂流浪动物,富有爱心的人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反倒是方芯,她经常在宿舍直播到凌晨两三点,任凭学院怎么和她谈话都没用。」

「有一次苏芹不是被举报,不合理使用奖学金吗?实际上奢侈品是方芯送的,还有传闻说是方芯举报的。」

网上迅速地扒出了我出生后的经历。

自幼被丢弃,所幸被奶奶收养。

七岁那年,得社区人员提醒,才有机会上学。

上大学后,勤工俭学,却被人污蔑,差点丢掉来年评奖资格。

在媒体的渲染下,我成了独立自强的当代新女性。

看着这些报道,我忽然有点心酸,这么多年,我也不容易。

但比起我,还有更多不幸的人。

成绩优秀却被迫辍学的女孩,被家里强制订婚的女孩。

我索性发了一个视频,讲述了这一现象。

这很快成为了热点。

我知道我一个人的努力,不足以改变这个社会。

但能帮助一个人,那也是莫大的幸运。

这条小鱼在乎,那条小鱼也在乎。

方芯自食恶果,她想利用流量,最后却遭到流量的反噬。

她丢了代言,账号被封禁,大笔违约金等着赔,每日出门都被指指点点。

室友周豆离她远远的,恨不得撇清关系。

再次见到她,她脸色苍白,嘴唇无色,像是一具失去了灵魂的尸体。

她死死地盯着我,透着一股疯狂。

「这次算你运气好,下次等我重生,你的下场比上辈子还惨!」

我看到眼前一幕觉得好笑极了。

「你能重生两次已经足够幸运,不仅当了网红,还赚了大钱,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为什么你一定要把我当成敌人,外面的天地足够宽阔,你盯着的只是蝇头小利。」

如果她掌握资本,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她就算诬陷我,别人也只会拍手叫好。

她愣了一下,我也不指望她明白了。

时间已到。

「抹杀条件已达到,抹杀进行时……」

「抹杀已达成。」

白光过后,方芯并未消失,而是用迷茫的眼神看着我。

「你是谁?」

抹杀的是重生者方芯,回来的是方芯本人。

「这不重要。」

10

凭借着网友的愧疚之情,一时间,我的账号破了千万。

在网红圈成了举足轻重的网红。

前世我又活了五年,知道直播行业发展得如火如荼,明星也想来分一杯羹。

职业本没有高贵与低贱之分,偏见才是。

我并未踏入娱乐圈,而是当起了网红。

等到前世奶奶去世的时间点,我急得像个在油锅里的蚂蚁,上蹿下跳。

不仅高价叫了医生在家守着,还安排了保镖。

奶奶上厕所我也在外面守着。

绝不放过一个小细节。

生怕再次重蹈覆辙。

奶奶无奈地看着我,「小芹,你这是钱没处花了?不如给我炸点鸡腿。」

好不容易,颤颤巍巍地度过一天。

等到十点,奶奶回屋睡觉,我生怕她在睡梦中死去,生拉硬拽硬是不给她回屋。

奶奶无奈苦笑。

「苏扒皮,你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我沉默不语。

奶奶轻轻地抚摸我的头。

「服了你了,就陪你熬一次夜。」

直到凌晨的钟声响起,我才松了一口气。

这一切,都结束了。

我在脑海里呼唤系统。

「我还有多久可活?」

「这是秘密,系统没有权限作答。」

「但请您放心,系统不会主动抹杀功德之人。」

一天,我的心突然变得空落落的。

「宿主,我的使命已经完成,这个时空开始对我进行驱逐。」

「离开之前,有些事情是时候让你知道了。」

「您自杀百年之后,科学家发明了时光机,人们开始意识到这个世界有穿越者,同时抄袭事件被大众挖了出来。」

「他们敏锐地意识到,你才是原创者,而方芯是重生的。」

「我是为你而来。」

「而我真正的任务是,让宿主感到幸福。」

「无论何时,都不要轻易放弃自己。」

我郑重回答,「我会的。」

系统离开后,我游遍大千世界。

我的未来,居无定所,自由自在。

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番外:

我生在旧社会,自幼被卖做童养媳,饥一顿饱一顿。

婚后我生了两个女儿。

女儿出生第二天,丈夫就嫌弃她们吃白饭,要我送走她们。

我舍不得,坚决不同意。

丈夫便家暴我和女儿,幼小的两个女儿身上竟找不到一块好肉。

我每日都在盼着他死,或许感动了老天,女儿十岁时,丈夫落水而死,我松了一口气。

好景不长,日子刚好过一点,我还是低估了人性的恶劣,小叔子抢走了我们唯一的茅草屋。

我们母女三人活活被冻死。

一阵白光中,我穿越到了这个时代。

警察在荒郊野外捡到了我,问什么我都一问三不知。

最后她们教会我基本谋生之路,我在这个时代成功落了户。

这是一个绝好的时代,女子不必依附男人,能独立拥有自己的财产。

这年,我三十岁。

街坊邻居要给我介绍对象。

我说我有女儿了,她们死了,再生的孩子也不是她们。

渐渐地,我买了房,有了一定量的存款。

本以为我就此孤苦伶仃地过完一生。

一次上山时,我却遇见一个被丢在田间的女孩。

她尚在襁褓之中,又大又圆的眼睛盯着田里的芹菜,笑得灿烂。

身上有着一张纸条。

如遇好心人,望收养。

我的心像是被人用针扎一样,密密麻麻地疼。

这个时代再好,也还是有尚未消失的恶行存在。

我把她抱到福利院,等待好心人收养。

我偷偷去看过她两回,福利院孩子多,但照护人员就几个,被忽略也是常有的事情。

如果我的女儿一直活着,她的孩子应该也这么大了。

我起了怜悯之心,收养她,这年我五十岁。

我给她取名叫苏芹,和我姓。

苏芹满五岁后,社区的工作人员问我为什么还不送她去上学。

我恍然一惊, 差点忘了,这个时代, 女孩也是能读书的。

我送她进了学校, 明亮的教室里, 孩子们牙牙学语。

若我的女儿也在,她们也会这样幸福吧!

不用因为偷吃一颗糖, 被父亲打得半死。

不用连饭都吃不饱, 不用被冻死。

她们也能进入学堂读书,快快乐乐过一辈子。

六岁这年,小芹扭扭捏捏地和我要零用钱。

我以为我已经对她够好的了,但还是有不周之处。

我开始和街坊邻居学习如何养娃。

父母之爱子, 则为之计深远。

上大学后, 我经常看见她大汗淋漓跑去做兼职。

我心疼她,每个月给她足够的生活费。

我说奶奶有点积蓄, 你不用这么辛苦。

她说你存的钱, 你养老用。

我自己能赚钱, 以后我给你养老。

后来小芹上了综艺,声名大噪, 赚了很多钱。

她夺下冠军那晚, 却躲在房间里偷偷地哭。

之后几个月, 她时常恍惚。

我知道她对我有隐瞒,但她不愿说, 我就不问。

生日宴会,来了一个奇怪的人, 他和我说了这阵子发生的一切。

我这才知, 有人诬蔑她抄袭。

大脑不受控制,我吐出一口血。

只匆匆留下一句, 「小芹, 你要坚强, 奶奶相信你。」

我就躺在了地上,地板很凉,我再也起不来了。

我怎么就死了。

还没来得及和囡囡说,我以你的名义买了一套房,房本就在抽屉里。

厨房里做了你爱吃的芹菜包子。

囡囡不哭, 人固有一死, 奶奶寿数到了,这是命。

魂魄离体后。

我看着小芹一直处在方芯的阴影里,逐渐崩溃。

我看见方芯偷换了囡囡的药,导致囡囡最后抑郁跳楼。

我知道了,原来是方芯重生了, 把小芹的文偷偷写下, 弄成证据。

最后污蔑小芹抄袭,小芹无处辩解。

「为什么, 她能重生, 小芹不能?」

我献祭灵魂, 换取小芹重生的机会。

代价是再无来世,可我不后悔。

她幸福就够了。

命官拒绝了我的要求,说不需要我献祭。

「有系统进行拨乱反正, 这是他们的职责。」

我跟着他们投胎,忍不住回头偷偷看了一眼。

小芹,你这一次一定要幸福啊!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


Powered by 香港格林威治钟表有限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